8个全国罕见


震惊! ?8个“全国罕见”|大师王林与“鬼神书记”宋晨光造案迫害市委副秘书长聂小洪,江西高院二次再审择日宣判

随着审判长宣布“择日宣判”,落下法槌,聂小洪上访申诉15年终于迎来彻底平反的曙光!

时间回放到15年前,参核部队退役军人、时任江西省宜春市委副秘书长、市委市政府接待处处长的聂小洪被莫名其妙限制人身自由,之所以说是“莫名其妙”,是因为,这种限制人身自由,既不是纪委的“双规”,也不是检察的初查或传唤,更不是拘留或逮捕。其被非法拘禁28天后,才开始走法律“流水线”程序,随后被一审判刑为14年,二审改判为12年,江西高院第一次再审纠错减刑5年,改判为7年。聂仍不服,坚称无罪,从而坚持上访申诉15年。

聂案引起了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全国人大代表、省人大代表的高度重视,于2018年迎来了立案复查,2020年1月2日,江西省检察院在发给申诉人的《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》认为,原判认定的聂小洪个人7笔“贪污受贿”中的5笔共计6.2万元“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,且部分认定的事实结论也不具有唯一性,本院经检察委员会研究决定:为维护司法公正,建议江西省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”;江西省高院于2020年6月8日立案再审,并发出了《再审决定书》;2021年1月15日,江西省高院进行了第二次再审开庭,算起来这应该是第“四审”了。这次公开开庭再审,重点聚焦“8000块钱”是否成立。5位全国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全程旁听,11个证人全部出庭作证质证,再审辩护人陈戈律师认为“证人作证和查明事实表明,这纯粹是一个冤假错案”。至今,宣布“择日宣判”4个多月了,聂小洪每天焦虑等待,期待早日宣判其无罪!

事出反常必有妖!那么,这个反常的冤假错案是怎样炮制出来的呢?究竟有多么荒唐?有多么罕见?其与媒体报道的全国各地的那些冤假错案有什么不同?分析一下,此案涉案金额虽少,但却有8个“全国罕见”,令人唏嘘不已。

一、大师“算案”:王林大师“测算”到市委副秘书长举报时任市委书记,导致打击报复案发,全国罕见!

此案的发案缘由是因为王林大师“测算”出参核部队退役军人、江西宜春市委副秘书长聂小洪是举报时任市委书记宋晨光的举报人,宋晨光(现已判死缓)深信不疑,安排对聂进行陷害,打击报复,导致案发,而且是瞒着纪委侦查,这种引发全国媒体一片哗然和讨伐的奇特案发点,全国罕见。

早前中国经营报、财新、上游新闻等媒体报道:聂小洪无意之间在饭局上揭开了王林大师“空盆变蛇、空杯变酒”的魔术,王林因此怀恨在心,扬言报复。2005年下半年,时任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“冲刺”江西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,但针对他的举报很多,一时间猜不出举报人,怪力乱神,极度迷信,精神被大师王林控制的时任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,求助王林大师,请大师“测算”谁是举报人。经王林大师“测算”:这位举报人就是聂小洪。由于揭开了蛇与酒的秘密,实为王林大师以借刀杀人的方式报复聂小洪。

二、非法拘禁:什么手续都不办,非法拘禁当事人28天,非法拘禁十多个证人少则几天,多则十几天,全国罕见!

非法拘禁市委副秘书长聂小洪28天,非法拘禁杨某、晏某、黄某等十多个证人几天或十几天,未办任何手续(据说是“忘记了”),这种连走个基本流程形式都“懒得搞,反正是市委宋书记交办的”,这种不怕倒查的行为,全国罕见。

辩护人刘长律师在庭上指出:“聂案的正式立案时间是2006年6月17日。而对聂小洪采取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,是在2006年5月19日。地点是在‘办案点’。纪委没有介入聂案的所谓“侦查”。而检察机关作为侦查机关办理案件,有着严格的程序规定。按照1999年版本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》,如果仅仅是初查,不得对被查对象限制人身自由。这是《高检规则》明确规定:“在举报线索的初查过程中,可以进行询问、查询、勘验、鉴定、调取证据材料等不限制被查对象人身、财产权利的措施。不得对被查对象采取强制措施,不得查封、扣押、冻结被查对象的财产。另外,也不属于检察院的传唤。因为传唤最长不得超过12小时,也不得以连续传唤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。当然,更不属于拘留、逮捕等任何一项强制措施。因为如果采取拘留、逮捕等强制措施,都必须要将被告人送看守所羁押,而绝对不能在所谓的‘办案点’。”

什么手续都没办,非法限制一个公民、一个党员人身自由长达28天,同时还非法限制十多个证人的人身自由少则几天,多则10几天,不但没有任何手续,连张便条都没有。庭上辩护律师心情沉重地说:“这种情况,从未见过!”

三、逼取伪证:不“配合”就面临“断手断脚”,全国罕见。

在1月15日江西高院再审庭审中,证人杨某和晏某某出庭作证,当庭陈述,根本没有所谓的送1.8万元给当事人,但后来办案人员逼迫作了伪证, ?因为受到威胁,不说不准回家,还面临断手断脚!

杨某当庭作证称:办案人员将其关在血迹斑斑、暗无天日的“地下室”,在多日逼证无果的情况下,办案人员只得关闭录音录像设备,对证人杨某“交底”:兄弟啊!我们也没办法,是市委主要领导交办必须拿下的案件,你不指认聂小洪就送你去某某县看守所,从那个看守所出来的人都是断手断脚的,而且拿了另一位证人晏某某的笔录给他看,要他照这份笔录说;而另一位证人晏某某法庭调查时说:是办案人员拿了杨某的笔录给其看,要其按该笔录说的作证就可以回家。所谓的故3次共送1.8万元的故事,就是这样随意编造出来的,也难怪被露馅穿帮,成为彻查此案的突破口。

四、逼死证人:此案把无辜证人逼死,全国罕见!

叶化连,时任宜春宾馆副总经理兼会计,于2006年6月6日被侦查人员带走调查。6月9日下午,也就是接受宋晨光直接指挥的宜春市检察院调查的四天后,回到家中的叶化连开煤气自杀,终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他留下的遗书在宜春宾馆职工当中传阅,遗书称“对不起聂小洪,自己做了不实陈述”。

聂小洪的辩护人、中闻律师事务所刘长律师在辩护时义愤填膺地质问,“在当时办案点”“地下室”内,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一个身体健康的证人,在接受完所谓的调查,又进一步接到用座机打入的威胁电话之后,就毅然赴死——本案的违法办案、手段之惨烈,可见一斑。”

五、判决“超速”:8天走完一审5个流程,判一个人14年徒刑,且“当庭宣判”,如此”超速“,全国罕见!

铜鼓县检察院2006年12月19日起诉到法院,铜鼓县法院2006年12月30日一审开庭审理。据辩护律师查证:12月30日法院开庭,而关键的11册案卷材料也是12月30日开庭当天检察机关才移送到法院,很显然,其目的是不给辩护人阅卷,剥夺了《宪法》和《刑事诉讼法》赋予公民的辩护权。据一审庭审记录,聂小洪的两位辩护律师、全国著名律师钱列阳、汤忠赞对此强烈抗议,并请求推迟开庭,但未被采纳。同时,聂案再审辩护律师告诉记者:一审当庭就作出了判决。从法院立案、确定合议庭、开庭,召开审委会,作出判决,到宣判,只有11天时间,再剔除期间3天休息日,实际只用8天有效工作日,就走完了一审5个流程,判一个还是党员干部身份的参核部队退役军人14年徒刑,“效率”之高,速度之快,下手之狠,疑创全国第一,实为全国罕见。

六、先判后审:二审法官见都没见过被告人,更没会见过被告人就判其12年徒刑,全国罕见!

先出判决书并宣判,后提审讯问被告人,宜春中院与《宪法》和《刑事诉讼法》反着来,不仅是剥夺一个公民的辩护权,更是侵犯人权,全国罕见。

别的冤案总有个形式要走,而此冤案却连个最起码的形式都不走就敢判。据了解,此案宜春中院二审于2007年2月1日判决。2月2日送达判决书遭聂小洪拒收后,2月3日才去会见被告人聂小洪。也就是说,二审法院在作出12年判决之前,二审法官见都没有见过被告人,被告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被告人是否有什么要说的都不问一声,就仓促判其12年徒刑,由此剥夺了《宪法》赋予一个公民的辩护权和基本人权。陈戈律师认为,这明显是严重违反《宪法》和《刑事诉讼法》的乱作为非,宪法和刑诉法形同虚设,简直是肆无忌惮。

七、“偷出”密件:中院明知复查结果为无罪,但仍维持12年冤判不变,这种枉法裁判,全国罕见。

庭长“偷”出无罪密件:15年前此案巳复查无罪,但被宜春中院领导下令隐匿销毁认定当事人无罪的《审查报告》,明知是个错案,不但不再审纠错,还竟然将错就错,不讲良心、不讲法律,驳回申诉,维持12年的错判,原二审律师朱平山愤怒地说:“这不仅仅是错判的问题,这纯粹是明目张胆的冤判、枉法裁判。”这种枉法驳回的行为,全国罕见。

据财新、上游新闻、等深线、今日头条等众多媒体报道,宜春市中院2007年二审之后,聂小洪向江西省高院申诉,高院遂指令宜春中院复查。宜春中院复查后合议庭讨论作出了落款时间为2007年10月10日的《关于聂小洪贪污受贿申诉一案的审查报告》,审查结果是:“此案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程序欠妥(律师注:实际上是程序违法),合议庭一致意见:立案再审”。但结果呢?宜春中院不但没有立案再审纠错,反而销毁这份复查报告,在没有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复查的情况下,竟然驳回申诉,维持12年的原判。对此,刘长律师愤怒地说:“作为头顶国徽的宜春中院法官良心何在,天理何在?”!

然而,直到复查的一年之后,聂小洪才知道有这份材料的存在。审查报告显示,报告是时任立案庭庭长李晓政代表合议庭呈报的,被具有正义感的中院庭长潘冬华冒着“一个字都不准泄露出去,谁泄露出去,就严肃处理”的风险,“偷”出来的。2020年6月2日,《财新》记者拨通了李晓政庭长的电话,对方确认存在这份《审查报告》,但接受采访需要领导同意。《财新》记者又拨通宜春中院有关领导电话,领导回答说:高院在再审,等结果。

八、“不幸”、“万幸”:申诉人聂小洪既是不幸的,又是万幸的!这种反差,全国罕见。

说他“不幸”。是因为,聂小洪在其事业最辉煌的时候,在30多岁最黄金的年龄,作为拥有640万人口的宜春大市的最年轻的县级干部,全市第一个公开选拔的县级干部,一个连续10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的党员领导干部,一个参加祖国核武建设并作出贡献的“参核部队”退役军人,被诬陷含冤入狱!而过早地结束了政治生命,不但自己险些丧命,还赔上了两条性命:证人叶化连被逼供4天后自杀身亡,岳父赖汤华听闻聂出事消息后,瞬间昏厥,不治身亡。所以,聂是不幸的,遇到大师、遇到“鬼神书记”,是他最大的不幸。

说他“万幸”。是因为,他的上访申诉、血泪控诉,有人听,有人管,有人主持正义。聂的上访申诉,得到了最高检、最高法的高度重视;遇到了有担当、有良心的江西省检、江西高院的好领导,好检察官,好法官;引起了16位全国人大代表、省人大代表的重点关注,10年来执着、连续、联名向最高检、最高法、江西省检、江西高院提起“代表建议”,呼吁为聂彻底平反。

凡此种种,究其原因,“政事儿”一篇专访最高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沈德咏的报道回答了这个问题。沈德咏说:“司法人员底线失守是冤假错案发生的重要原因”。

8个“全国罕见”,足以给这个奇案怪案画像,按照著名律师钱列阳、汤忠赞曾在一审开庭时对此案的画像评价是:“三个没有”,即:这个所谓的聂小洪案,“没有最基本的客观、没有最起码的公正、没有最一般的法理!”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不要说有了冤假错案,我们现在纠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伤害和冲击,而要看到我们已经给人家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,对我们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。我们做纠错的工作,就是亡羊补牢的工作。”

1月15日再审开庭一整天后,下午5时许,审判长落下法槌,宣布“择日宣判”,如今,距离2020年6月8日江西省高院决定立案再审已11个多月了,距离1月15日开庭休庭时宣布“择日宣判”也4个多月了,“择日”也许就在近日。聂小洪表示,上访申诉15年,第二次再审来之不易,他万分期待江西省高院依据事实和证据宣告他无罪!